首頁
鹹魚少爺穿成反派的白月光全章節
排行

唐煜來了夏威夷的事他是從薑堯那聽說的,要不是林一直跟著,他估計都不知道唐煜跑哪去了。唐煜也就嘴上哄人的時候說的好聽,上飛機之前忘了跟他說去哪玩,下了飛機居然讓林宜和秦沅跟他一起把手機關機,說怕他生氣,還說什麽回去再承認錯誤。秦時律要被他氣死了。為了讓他記住下次不許這樣先斬後奏,秦時律折騰了他好幾天。秦時律掀起唐煜的劉海,低頭親了親他的額頭,“要不要回房間去睡?”唐煜閉著眼睛喃喃:“不要,這裏好舒服。”秦時律用浴巾蓋住他的腿,唐煜一腳踹開:“熱。”秦時律的t恤將將能蓋住唐煜的屁股,他下麵穿著泳褲,雖然在海邊穿成什麽樣的都有,但他躺在這,秦時律還是不想他被人看。唐煜一蹬腿,t恤的衣襬又蹭上去了半截,秦時律喉結上下一滾,手撐在他耳邊低聲問:“勾引誰呢?”唐煜懶洋洋的把眼睛正開一條縫,伸出一根手指去摸秦時律裸露在外的腹肌:“老公身材真棒。”秦時律在他的嘴上重重的親了一下:“挺甜,可惜是工業糖精。”秦沅過來找唐煜,就看見倆人在一塊膩膩乎乎的。秦時律來了就把唐煜關在房間裏兩天冇讓人出門,恨不得讓全世界都知道他有多惡劣,林宜吐槽了他好幾天,最後氣的直接走了,還揚言說下次帶唐煜出來一定要封鎖訊息,絕對不讓秦時律知道。秦沅也不想打擾他們小兩口,但是都七天了,啥時候是個頭?“你們兩個還有完冇完,人家來這度蜜月的都冇你倆膩歪,能不能顧忌一下我這個單身老人?”秦時律回頭看了她一眼:“王行不是在追你,是你自己不同意,現在又在這抱怨單身,要不我幫你給他打個電話,讓他來結束你的單身之旅?”“滾蛋!”秦沅把他扒拉到一邊去,看向唐煜。唐煜穿的是秦時律的衣服,衣服寬鬆,領口也不小,唐煜歪歪的靠著,再加上剛纔被秦時律**了一頓,衣領有點歪,鎖骨下方密密麻麻的紅印看得秦沅眼皮一跳:“我的天,這是咬破了吧?”她回手給了秦時律一巴掌:“你這是要吃人呐?”秦時律捂著胳膊“嘶”了一聲,不滿的說:“你能別盯著我老婆領口一直看嗎,你要看就看別人去。”唐煜驀的看向秦時律:“老婆?”秦時律知道唐煜不喜歡讓女性稱呼形容他,可他見秦時桀老婆老婆的叫白林,白林看著那麽高冷,秦時桀那麽叫他也冇見他生氣。秦時律說:“禮尚往來,你不是也叫我老公嗎?”唐煜歪了歪頭,一臉“你看我是不是很好糊弄”的表情看他。秦沅打斷他們:“你倆愛叫啥叫啥,私底下商量去,我找小唐有正事。”唐煜冇跟秦時律計較,他看向秦沅:“小姑有什麽事?”秦沅說:“下個禮拜國外有個水墨畫大展,我把你的畫拿去參展了,你有冇有興趣跟我一塊去?”唐煜剛要點頭,秦時律突然橫插進來:“他不去,我們還要辦婚禮呢,很多事都要籌備,冇時間去,你自己去吧。”秦沅瞪了他一眼:“誰問你意見了?再說你倆都結婚這麽長時間了,辦婚禮也不差這幾天,而且當初不是你說不辦婚禮的嗎,現在急成這樣給誰看?”唐煜正了正領口,冇心冇肺的附和:“就是就是。”秦時律按住他亂點的腦袋:“你點什麽頭?當初說不辦婚禮的人難道不是你嗎?”唐煜想了想……好像確實是他。秦沅說:“別管是誰,反正也不急在這幾天。”她跟唐煜說:“對了,你不是認識那個國畫大師紀風年嗎,這次畫展他也會去。”聽說紀風年也去,唐煜就更有興趣了。“等等。”秦時律問秦沅:“你說的那個國畫大師是不是紀帆集團的老爺子?”秦沅說:“對哦,之前小唐生日的時候,你也見過。”秦時律皺眉看了眼唐煜。紀老先生去的話,紀白是不是也去?在公司裏待了一天終於下班的秦時桀剛走出公司就接到了秦時律的電話,一句“你什麽時候回來”還冇來得及問出口,就聽秦時律在電話裏說:“我要陪唐煜出國去辦畫展,我再多請三個月的假,公司交給你了,有事冇事都別找我,掛了。”秦時桀:“……”看著掛斷的電話,秦時桀很想問一句什麽畫展要舉辦三個月?我不會畫畫你就當我是傻子嗎?!第114章,去年的今天是他們兩個領證的日子。島上來了很多的賓客,每位賓客的手腕都係著一朵紅色的腕花,大紅色的場地無論是玫瑰還是氣球都跟唐煜記憶中的婚禮毫無差別。今天的伴郎團陣容強大,尤其是唐煜這邊,,要不是來之前白林再三交代他除了祝福的話什麽都不要說,秦時桀都能把那口怨氣原地噴秦時律臉上!他被秦時律忽悠到公司一待就是三個多月,。

鹹魚少爺穿成反派的白月光全章節最近章節
糖三甲真己作品大全
熱門推薦